陆北城

专业乡村非主流子二十年

笙声慢[原创]

.楔子
顾小曼想起来,她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上周周三,顾小曼跟陆洋去参加一个商业酒会。他俩交往大半年了。
陆洋是大公司的老板,主动追求的顾小曼。对她很好,会尽力满足她所有的要求,人也帅。都说陆洋这样的不可多得,要好好拴着。
可小曼郁闷的就是这一点。倒不是她栓不住他,是他栓她太紧了。每次她独自出门,都要经过陆洋的看似关心实则质问:你去哪?
小曼很不爽他处处管着,还为此跟他吵过很多次架。每次都陆洋都得好言相劝好礼相送来哄她开心。却总不长记性。

酒会结束后,顾小曼挽着陆洋的胳膊,散步回家。夜里下着蒙蒙小雨,陆洋为她撑着伞,静静听她喋喋不休地品评酒会上的各色人士,是不是插上几句话应和她幼稚的想法。
小曼只顾着扯自己的,没注意到她说出"诶那谁今天很帅啊"的时候,陆洋眼里的阴霾。直到她看见了那个人。

那人瘫在石椅上,肆意伸展着长腿。头搭在椅背,任雨滴砸到脸上,顺着脖颈滑进衣领里。双手无力地垂着。白衬衫都湿透了。若不是看见起伏的胸膛,那毫无生气的样子,顾小曼还差点以为那是具尸体。
顾小曼觉得那个人应该,很好看。只凭直觉。
她的目光没多做停留。也不好奇这雨天怎么会有人在大街上躺尸。所有的打量都是在一个转头的余光里完成的,她不以为,这样的一个人,能与她的生活有什么交集。

直到今天晚上,顾小曼再一次见到那个人,才真正意识到,命运的轮盘早已开始转动。

此去经年[题目暂定]

苏武中心‖同人‖私设‖不定时更‖自足精神食粮补给‖直男直女癌请绕道‖不接受批评

    苏武知道此行一去经年,坎坷多难.他疲乏地倚在靠背上,单手支额,眉头紧锁.他已顾不得考虑与胡人交接的事宜了,颠簸的马车震得他头晕.窗外漫天黄沙,挟卷着北风的凛冽在一片呼啸中疾驰而去.
    苏武有些胸闷,耳旁的骤风中似有人在低喃.他想起那人临行前嘱托他的话
    "子卿,胡人粗鲁蛮横,不通理义,表里不一.这刚立的且鞮侯与朕结亲不过缓兵之计,送使归汉也似有蒙蔽之嫌.子卿此去,宜当处处留心才是."
    苏武不禁有些失笑.那人的心思他如何不懂得,这样大费周折跟他解释大可不必,想来他必是早与他划清了君臣的界限.可他也只是恭敬地领旨,不曾吐露过半分微词.能在这朝阁之下与他共议国事,能臣服在他脚下替他排忧解难,他已知足.就算发至边疆,与君相隔千万余里,只要能做一件能让他安心的事,也是莫大的荣幸.
     蓦地一声箭啸划破长空,惊起一阵马鸣,把他从回忆里扯出来.不曾习武的苏武此刻有些慌乱,冷汗浸湿了衣衫,扒在窗沿的手指指甲已褪了血色.他还不能死,他想,他还没了却他的心腹大患,岂能在交代在半路上!他还没再看他一眼......
    车帷被掀起,露出常惠关切的脸,"大人,您没事吧?""没事,前面怎么了"苏武哑声问道.常惠冷笑一声"能有什么,不就是那些蛮子仗势欺人,接了外客,自然要顺手给个下马威了.哪里还把这汉朝,把圣上放在眼里!"
    苏武反应不及,愣声道:到了?
    指甲里有血液回流,苏武的眼睛里也放出了光彩.
   

等我啊

——·——·——tbc——·——·——

所以返回键为什么要离右手那么近.简直智障.

失败的分手·下

    我觉得我能填了这个坑着实不易.私设无处不在.三年级文笔.
    这也是HE啊.表达对老叶满满爱意的独[hen]特[tai]方式.
    叶神,生·日快乐.
   老叶,今晚我们来快乐快乐吗......


     叶修枕着手躺在床上,失神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唇齿间还残留韩文清的热度,嘴角微微发麻.
     他想起老韩头也不回挺拔的背影,喉间不禁泛起一阵酸涩.叶修抽抽鼻子,又甩甩头,一把抓过被子胡乱盖在身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阳光洒满屋子的时候,叶修还沉浸在被窝里的舒适中不肯醒来.直到手机震动个不停才迷迷糊糊睁开眼.刚买了不久的手机他还不怎么习惯.
    "嗯沐橙啊."
    "还没吃."
    "不用我自己....."
    说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

    叶修吃着苏沐橙捎过来的虾饺,看她不停上下翻动的手和眉间洋溢出来的笑意,问道,
    "干嘛呢你."
    "刷微博啦.昨天你跟韩队幽会了哦?"苏沐橙笑得一脸桃花.
    叶修听到这话微微僵了一下,又立刻挺直了身子.
    "是啊,他不是今天就要回去了么"
    一抬眼却撞进对面意味深长的目光.
    "怎么了"
    "你跟韩队..."
    "分了啊"
    "是因为......你家里的事?"
    "嗯."
    苏沐橙倚在靠垫上,蹙起眉,"韩队那边没关系吗"
    "能有什么关系"
    苏沐橙看他一脸若无其事,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

    叶修在苏沐橙走后,回房间打开电脑.之所以没跟她回兴欣,是考虑着让他们更习惯自己.毕竟他不可能跟着兴欣一辈子.
    打开QQ,跟叶秋发过去一条消息.
    聊天窗口没动静,扔在床上的手机却响了.
    "怎么不直接打电话"
    "忘了"
    "所以你就只记得打游戏对不对?!"
    "是啊.还记得你小时候跟邻班小女孩写的情书.啊亲爱的乐乐同学......"
    "叶修你闭嘴!"
    叶修勾起嘴角低低的笑了.真是个笨蛋弟弟啊.

    "找我干嘛"
    "也没啥,就是问问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你怎么这么积极了?差不多了,收拾好明天你就能来了"
    "好那我后两天再过去"
    ".......你个混蛋哥哥!"
   

    "嗯那个..你跟那什么韩....."
    "没事了,不用你操心"
    叶秋难得沉默了一下.久到气氛都有些压抑了.
    "....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啊,又不是你的错"
    "可是......" 你一定不好受吧
    "嘟——"
   
   
    "......"
    "混蛋哥哥你敢挂我电话!"

    叶修把手机扔回床上,双腿蜷起来整个人缩在
椅子里,头埋进臂弯.
    韩文清发过来的消息在脑子里一遍遍地刷屏.电脑上他的头像灰着.大概是昨晚回去发的.
    "为什么不继续"
    "我认识了十年的叶修,从来不是这样子"
    "还没完"
    ......
    "我等你"

    叶修突然起身,匆匆穿好外套,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就往外奔去.走到门口突然又折回来,捞起床上的手机.
    拦下一辆出租车,叶修拨通了苏沐橙的手机.
    "沐橙帮我订一张Q市的机票.对现在.我在路上......"

    叶修不明白怎么就什么也不顾了,他只知道,不该是这样.只要是他能给的,掏心窝子都想要为他做一切能做的事.就算断翅折翼也没有关系.之前那么难走的路他都挺过来了,他还怕什么.

   叶修疾跑着穿过拥挤的人群直奔柜台.在这一分这一秒,思念好像心魔一样疯长,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个人,然后气喘吁吁的站在他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跟他说一句,
    "继续"

    叶修再转身的时候,胸膛还剧烈的起伏着,额角有细密的汗珠润湿了发尖,贴在额头上.他调整着呼吸,就看见一群穿着一样黑红队服的人在安检处排着队,领队的那个人,熟悉的轮廓就这样深深陷在他还未平静的心里.
   叶修一时有些反应不及,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韩文清,视线变得越来越清晰,是他不动声色抿着嘴唇线条刚毅的侧脸.
    韩文清这时也转过头来,看到了伫立在那里,同样望向他的叶修.
    他向他走过去.
    步伐无比坚定.

   失败的分手,我不做挡在你幸福路上的石头.带你飞向海阔天空,带给你新的感动.

啊叶神生日快乐!!
爱你一如既往!!

失败的分手·上

       韩文清阴着脸站在楼下,仰起脸,目光沉沉地盯着倚在阳台推拉门上的叶修.

      昏黄的路灯照不清叶修的神情,只有淡淡的烟草味混杂在夏日躁动不安的空气里撩拨着韩文清的心弦,惹得他背后微微沁出了汗.
      他不清楚叶修心里到底是什么态度,但又明白他这人逼不得,只能稳下心来等他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韩文清注视着夜幕里那隐烁的红光一点点暗了下去.叶修抬起头来看向他,他猜不透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所隐藏的情绪,也懒得猜.

"叶修.下来."

       叶修勾了勾唇角,眼神却没有丝毫变化.转身拉开门,身影隐没在黑夜里.

       韩文清想起那天他也是这样,勾勾唇角,眼底不见一丝波澜地跟他说:

"老韩,分手吧."

"家里老爷子不同意."

      他不清楚叶修家里的背景,只是隐约察觉,能让叶修妥协的,似乎不仅是有权势那么简单.他抿起嘴,抄在口袋里的手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就只能这样了吗"

"嗯."

       叶修淡漠的神情刺痛了韩文清的眼睛.他极力克制想要抓住他质问他的冲动,脸色愈发冷硬,喉结上下滚动着,眼里有怒火在燃烧还没来得及蔓延,直直射向叶修.

      叶修垂下眼帘,突然张开双臂抱住他,头埋在他的肩窝,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锁骨,闷声说:

"真对不起啊,老韩."

      叶修的轮廓在黑夜里渐渐清晰,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细腻柔和,微垂的睫毛下漆黑的眼瞳里透着几分慵懒.

     我爱的人,他眼里有星星.
     韩文清这样想.

     叶修在他身前站定,目光却没停留在他身上.两人都没开口说话,韩文清就这样盯着眼前的人不肯放松,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一样.等到整幢楼都熄了灯,韩文清才意识到很晚了.

"明天我就回去."

"....哦"

      韩文清看着微张的粉嫩的双唇蠕动几下末了只吐了个单音节,莫名的感到心烦意乱.

      伸出手捏住叶修下巴,逼他抬起头来,然后猛地欺上去,勾住叶修的软糯狠狠吮吸,在他嘴里每一处都留下痕迹.

      良久,韩文清从叶修的唇上移开.用手指拭去他嘴角的银丝.望着叶修氤氲的双眼,缩回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破碎离他远去了.

"我一直在这里.不走"

     叶修抬起头对着韩文清失意的眼睛,轻轻说出一句话

    韩文清抿了抿嘴唇,定定看了叶修一会,手抄进口袋转身离开了.

    路灯下也有个纤瘦的身影跟他背道而驰.

—··——··——TBC——··——··—

明明这么短小的一篇还好意思分上下呵呵.

也没啥实质性剧情...

纯属根据歌词乱凑.

没办法真的太喜欢倪安东的歌.



『伞修』寻人启事

回忆梗/原著向/微虐/BE  

其实名字只是个歌名跟内容没什么关系,只是太喜欢这首杨钰莹的寻人启事就开了这个伞修的脑洞.微虐慎入BE求不打脸全职看的并不仔细可能有很多bug欢迎指正.

↓以下正文.





Ⅰ.
让我看看 你的照片

究竟为什么

你消失不见

       从苏黎世回来之后,叶修还是留在了兴欣,每天除了练练自家小孩,手痒跟兴欣的众人pk几场,在各大公会的骂声里毫无负担地抢材料之外,叼着根烟一脸嘲讽的样子简直就是个无业游民,不过总是没了退役前忙着比赛的紧张气氛,叶修也空出来很多时间,能常回家坐坐了,看着蠢弟弟被他噎到炸毛的样子叶修心情就格外的好.

      生活节奏慢了下来,叶修也突然注意到了以前忽略了很久的东西,比如抽屉里翻出来几年以前全明星的门票,沐雨橙风的手办,以及一些乱七八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扔掉的怪东西.叶修把抽屉整个都倒了出来,挑挑拣拣把没用的扔掉以后,他发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褐发的少年笑得眉眼弯弯,温柔得像冬日里的一抹暖阳,时光在那一刻安静的不像话,仿佛所有的美好都该刻在那个少年身上.

      叶修纤长的手指抚上他的脸,就这样沉默地坐在窗边,一言不发地凝视照片里的少年.直到最后一挽红霞烧遍了天空,他才起身,冲着少年惋惜“沐秋大大还是那么嫩啊哥都老了”说着装出一副痛心疾首模样.

Ⅱ.
多数时间  你在那边

会不会疲倦

你思念着谁

      叶修找了个相框把照片框起来放到了抽屉最里侧.

      晚饭时间,依旧和魏琛插科打诨刷下限,嘲讽了一下方锐今天的战绩收到了点心大大的怒骂之后,叶修胡乱扒了几口饭,登上荣耀到竞技场开了个房间,然后扭头一脸挑衅地跟方锐喊“不服来战!”啪嗒一声撂下筷子方锐也坐到电脑摸起海无量就往竞技场冲.结果被君莫笑完虐之后,跳起来指着叶修鼻子一脸不服地喊“有本事卸掉千机伞再来!”叶修掐灭烟吐出一句“呵呵.”然后在点心大大的大呼小叫里退了竞技场乱逛.

       之后叶修并没有熬夜,无视群里对叶修发过的晚安表现出的怀疑与震惊(当然除了某个强迫症表示对叶修的行为感到认可与赞赏),同时也无视了某个话唠99+的小窗,关掉笔电,跟众人打了个招呼,拾起魏琛掉落的还没燃了一半的烟,在方锐的目瞪口呆和包子的“老大老大你今天睡得好早我也要睡!”中嘲讽地说了句“别浪费资源啊老魏”,便慢吞吞地上楼了.

      陈果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叶修的背影总觉得有些落寞,没由得感到一阵心疼.“或许是真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吧”恍惚间她这样想.

    叶修回到房里并没有立刻躺下,他点了一根烟,撑在阳台的栏杆上,在朦胧的烟雾里抬头仰望星空,夏夜里的蝉从不知停歇,空气里也弥漫着专属于夏夜凉爽而又隐含躁动分子的微风气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沐秋啊......"

Ⅲ.
而世界的粗糙 

让我去到你身边

难一些

       脚步声从楼下传来,越来越清晰.是沐橙.叶修想到这也小小惊讶了一下:
       原来早已熟悉到可以听声辩人了啊,转眼间时间过的也真是快啊,你走了也有十年了啊

       沐橙推开门便看到叶修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上安静地吐着烟圈,微抬着头仰望星空,屋里没开灯,街上的路灯勉强照亮了叶修所在的那一方寸,可那一瞬间她觉得他就是光,就像以前一样给她指明方向.这样的叶修让她意识到这一路走来,他也不是无敌的,他也会孤单会彷徨,会想念会感伤,他的情绪好像都隐藏的很好从不让外人知道,他那无人能忍的嘲讽脸也让人忽略了他所有的创伤.

      沐橙想到这鼻子就有点发酸,眼睛也有些朦胧湿润了,可她知道不能让叶修看到,眨眨眼挤出一个标准的女神式微笑,迈开步伐朝他的方向走去,靠在他身边的栏杆上,也眯起眼数着那些在深邃的银河里兀自发着微光的星星们,歪着头问:“哥哥会是哪一颗呢?”叶修沉默了一会,轻笑着说“肯定是最耀眼的那一颗啊,那家伙,在那边也一定不会安生.”顿了顿又继续说“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荣耀啊....哥要是在的话他肯定不会如此猖狂.”

      “明天叶修你要去看看哥哥吗?”想他的话就去找他吧.

    “行吧,正好跟他炫耀下哥带出来的国家队真不是盖的.”沐橙看见叶修眼里莹莹地闪着光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

Ⅳ.
而缘分的细腻 

又清楚地浮现

你的脸

      第二天叶修起的也够早,洗漱好出门给大家带早餐的时候魏琛还赖在床上一脸蠢相,那画面太美他没敢看第二眼,匆匆带上门便下了楼.

     于是早上陈果打着哈欠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楼上下来,看见已经摆好的豆浆油条时,惺忪的眼睛顿时清醒,着实惊讶了一下,“难道一帆已经起来了?”老板娘揪着手指头思索着该怎么好好奖励一下一帆省了自己跑腿的时候,沐橙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呆立在楼梯上的陈果,又瞥见餐桌上收拾好的饭,便明白了此刻果果在纠结什么,忍着笑意跟她说:“是叶修买的啦”老板娘瞬间就石化了一下,一脸“我读书少你憋骗我”的表情盯着沐橙,谁会信那个平日里起的最晚的死宅会有一天赶在别人前面给大家带早餐了啊喂!

      “南山公墓  到了,请旅客拿好您的物品   待车停稳后小心下车”叶修对着车窗微微松了松脖子上稍紧的领带,起身看了一眼玻璃里自己已然不再青涩的脸,脑海里忽然就清楚地浮现出多年以前那张明媚的笑靥.

Ⅴ.
有些时候  我也疲倦

停止了思念

却不肯松懈

      空气里还酝酿着微微湿润的晨雾,叶修手抄着口袋慢悠悠地往公墓走,嘴上叼着的烟并没有点燃.

     略过一排排沉寂的墓碑,叶修停在了那个刻有"苏沐秋"的墓碑前,就这样靠着墓碑坐了下来,掏出口袋里那枚闪着光的戒指,满是骄傲地笑着说:
  
  “沐秋大大看我又赢了哈这次可是世界冠军啊”
    白皙修长的手指像抚摸着爱人的柔发一般疼爱珍惜.

   “好久没来看你了啊,沐秋大大在那边过的怎么样啊.”
     没我的日子里你不要太猖狂啊.

   “沐橙很好,现在已经是兴欣的队长了,荣耀女神也能独当一面了哈.”
     当年的小女孩也长大了,不用你操心了啊,不过跟哥混久了也有点小心脏,可别怪哥啊啧.

Ⅵ.
就算世界  挡在我前面

张狂地说 

别再奢侈浪费

  “哥也该退役了.”
    以前说过,荣耀再战十年也不腻,可奈何手速下降了啊,跟联盟里那些年轻们差距也越来越小了.

   “哥当初也是离家出走的人,现在怎么说也得多陪陪家里了啊,啧.”还真是不容易.

Ⅶ.
我多想找到你

轻捧你的脸

我会张开我双手

抚摸你的背

   “可哥是谁啊你说是吧,想超过哥还嫩着呢,呵呵.”
     跟你打也都是我赢的多啊是吧.

  “哥可是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人,哪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垮的.”
    除了你还有谁能虐我千百遍又待我如初恋.虽然并没有虐.

  “虽然退役了对后辈该指导的也是要指导的哈.”
    尤其是小周,要想成为真正的神枪还是要努力啊,不到你那个水准可不行.

Ⅷ.
就让我拥有你 

失去的时间

在你流泪之前

保管你的泪

      叶修起身,拍拍印在裤子上的尘土草屑,点上烟,夹在右手食指与中指间:

   “就算哥的荣耀完结了,可兴欣的荣耀从不完结,哥肯定得带着她,创造新的荣耀.”
     也包括你那份,这十年里你错过的时光.

     灰蒙的烟雾里背影远去,在初生的夏日里散落一地微光.

-END-







文笔被吞了,第一次写文,初笔就献给伞修了233,写的不好轻喷,bug什么的肯定有欢迎指正么么哒

这里唐安

叶修叶秋生快!!(≧∇≦)提前的生贺请收下!!(然而并没有叶秋什么关系)(。•́︿•̀。)

不过依然双叶晚安~

    

  

© 陆北城 | Powered by LOFTER